小米👄

有多少人心里住着安生却过成了七月的样子

㊗️自己又老了一岁

确实老了……



此时
内心的燥热
十瓶冰泉加一根老冰棍也无济于事
想去海边
看潮起潮落
想去海边
听海哭的声音
想去草原
看策马奔腾
想去草原
数夜晚的星星
想一个人
走在陌生的小巷
听着悲伤的音乐
想一个人
躺在冰冷的床上
体会那凄凉的孤独
我
我还是我
我就是我
无所谓悲欢离合
所有的不以为然
都显得冷酷无情
不争辩
不解释
任它去




许久不曾来过
远离喧嚣和疲惫
能够心神宁静片刻
莫非此地
确确实实累了
累的思绪支离破碎
累的身体疲惫不堪
2018å¹´
承载了太多身体上无法言说的痛
似乎也看清了很多从未触碰过的现实问题
有一种感情叫做不离不弃
有一种活法叫做越挫越勇
似乎忆不起从前阳光洒脱的自己
此时此刻
瘫软在床上
犹如一只奄奄一息的猫



生活就是这样
不痛不痒
不死不活
苟延残喘着
性格一如既往
不卑不亢
不冷不热
我行我素着
浮躁的现实
无奈又荒凉
似乎找不到一丝开心的痕迹
昔日的笑逐颜开
往日的谈笑风生
都如泡影般消失
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那么一秒
胸口被巨石压得窒息
头发被风吹的凌乱无序
心也被风刮得七零八碎
一切的一切
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阴郁的天夹杂着沙尘
整张脸迎着风
似乎带着无力的反抗
任凭风沙肆意的拍打
也不愿逆风行使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
一定给自己一个完整的答卷
而不是
此时此刻
将自己折磨的体无完肤
有些无助
没有谁会懂
生活
过了今天还有明天
逃不过
……

小时候
高兴了
就骑在爸爸背上
伤心了
趴在爸爸怀里哭
从小到大
老爸一直都是我的守护神
而如今
即便有再多的委屈和伤心
都要一个人默默去承受
此刻
好想念爸爸妈妈
想念生我养我的避风港
想躺在妈妈身边安心的睡一夜
想告诉爸爸这些天的心情和感悟
那个纯真无邪快乐无比的童年
就这样一去不复返
谁能够体会
身在他乡的那份孤独?

是不是除了生离死别
其他的真的都不重要?
一辈子太长
长到我们无法想象
一辈子太短
短到我们措手不及
那些并肩作战的战友
依依挥手告别
那些雷打不动的友情
今生今世不变
人长大总会有历程
我的稚嫩和无知
何时才能褪去
身边那么多爱我
理解我
支持我的人
无以回报
倍感惭愧
继续沉淀吧
继续努力吧

四月
不再轻许诺言
三月
内疚多于喜悦
春暖花开的季节
心却没有面朝大海
春节至今
每天被各种药麻醉着
原本半生锈的脑袋愈显迟钝
似乎清醒的意识到
“中年”是个卖笑的年龄
不仅要尽孝道
还需照顾女儿
不忘迎合上司
更要做好自己
赤裸裸的现实告诉人们
人生的境界不是天天幸福
而是天天不烦心就好
突然有些畏惧
畏惧年龄
畏惧生活
畏惧阅历
畏惧生命
可怕的中年
无声的泪流
内心崇尚的中年
就这样碎了一地
……
……










有时候
太矫情
有时候
太坚强
整颗心
七零八碎
那些触景生情的画面
犹如烙印刻在了脑子里
无数次不经意挫了心脏
瘫在床上
闭上眼睛
不言不语
泪流满面
讲不出的情愫
抚不平的心伤
彼此相爱
能够接受
却不能坦然
好想失忆
…………
只忆起
2018
给我一杯酒
喝个烂醉如泥
吐得翻江倒海
唉
头好疼
乖一点









时光苟延残喘
令人无可奈何
有些人
有些事
错过了
就真的过了
生命的里程碑
无法去测量
有时候
想把自己封锁在牢笼里
不食人间烟火
是不是一出生便注定
我就是这样多愁善感的女子
习惯了以笔墨的方式去宣泄情感
习惯了遇事沉默不语
习惯了嘴角上扬一笑而过
习惯了不掩饰不解释
就这样
我行我素的存在着
心灵最深处
有一个信念
犹如对信仰那般虔诚
那就是做人最基本的善良
有生之年
祈愿所有人
爱我的
我爱的
如意
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