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

有多少人心里住着安生却过成了七月的样子

整个上午穿梭在医院里,宝贝近期各种身体不适,而我几乎每天要向百度求助一百个问题仍不罢休,那一刻,回想起阿爸阿妈曾期望我能够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由于年少的任性和肆意,就这样与如此崇高的职业擦肩而过,如今的感叹也变成了终身的遗憾。
大中午很想闭上眼眯一会儿,S来电约我一起吃饭,哦?他又出现了……沉思片刻回应到“好吧”。我的冷血、僵硬、沉默、不语或是哈哈大笑,他似乎见怪不怪,他说就喜欢这股劲儿!然而,在我和他之间,无论发生什么,始终保持着1.5米的间距,他多次问起这样的关系如何命名?我想也不想的告诉他“蓝颜知己”,其实这样的形容是错误的,或许说根本找不到恰当的词语去诠释,只是发自内心的不喜欢他游离般的神出鬼没,但无论我怎样冷嘲热讽,他只是会心一笑,佩服他的城府,我还年轻,没那么沉深!
谈了一中午的仕途和政治,头好晕,其实我是喜欢仕途的,喜欢胸怀大志奋发图强,只是随着生活的变化早已抛掷九霄云外,早已不再是当年的愤青和勇者,那个研磨挥笔、户外写生、爱憎分明、绘声绘色演讲的傻姑娘逝去了……
找个理由,让我平衡
找个借口,让我接受

评论(1)

热度(1)